<div style="text-indent: 2em; font-size: larger; font-family: 楷体_GB2312;">

今天早上在公交车上,我坐在倒数第二排看着书,突然前前排的一位美眉朝我的方向望了一下,带着些厌恶的表情,我一惊,难道我又有什么没有无意识的行为打扰到她?我老是怀疑自己会做出一些无意识的不适合在公共场合的行为,比如以前在大学上课,不经意间就会有一位女生回头很客气但很冰冷地对我说,同学,请你不要抖腿,谢谢!我一低头,才发现自己的左腿或者右腿正在抖着,便马上用大脑抑制住它,说声对不起。因为大学的课桌都是很紧地挨着,所以我一抖腿,就会震到前后左右的课桌。一般男生无所谓,可是女生就比较有意见。每次有女生这样对我说,我都会觉得非常尴尬,所以后来一上课,我都会非常紧张,刻意提醒自己不要抖腿,还会过几分钟低头检查一下自己的腿有没有在动。

于是,前前排的美眉朝后面的方向望了一下,我就赶紧低下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双腿,还好,没动啊,她是什么意思?我再屏息凝神,回想了一下,自己刚才也没发出什么不适当的声响。于是不理她,又自顾看书。过了几十秒钟,那位美眉又回过头来,这次厌恶的表情更加明显,不仅如此,还厉声道:“后面的小兄弟,要玩打火机请自己拿到家去玩!”说完便转过头去。我先是一怔,继而明白,原来她不是在看我,而是我后面一位兄弟。这时我也才注意到,原来后面一直有“啪、啪、啪”的声音不断,怎么刚才就一直没有注意到呢?不过我又想,这位美眉可真有意思,人家玩打火机,关你什么事?你怎么会如此反感这事儿?它不会造成太大的干扰哇。还在疑惑中,又有前面一位大叔回过头来,更加严厉地,甚至是恶狠狠地批评了:“打火机有什么好玩的啦!你那是在玩打火机吧。你再不停止我要司机开到车站去,让管理人员没收咯!这是公交车上,关系大家安全的事情,注意点……”于是又惹来几个向后看的目光。

噢,我明白了!后面的兄弟和我一样,犯了常识麻木病,居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犯了大忌的,犯了公交车上的大忌。我又想,如果我手上有一个打火机,无意识中说不定也会像他那样玩儿呢。这时我想起来其实我也看过(几乎每天)很多公益宣传、公交车上的贴士、以及每次公交到站时,不要携带易燃易爆等危险品上车等等安全提示。每次听到,我认为这么简单的道理,谁会不懂呢?也认为自己绝对有安全意识,现在才发现,自己根本是麻木的,没有安全意识的。不然怎么听到后面的打火机声音就没有一点反应呢?不然美眉第二次提醒后,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呢?

我一直犯有常识麻木症。小学时就从书本上看到说,回族人是禁食猪肉的,还举例说一个小学班级里有一名回族同学,一次班级出去野餐,老师安排很周到,吩咐带吃的同学不要带猪肉类食品。我当时想,哦,原来如此。后来高中时又看到一例,说一同学没有常识,在几名同学一起吃饭时,明明知道其中一位是回族同学,还在大谈猪肉如何如何好吃,结果弄得那名回族同学相当不开心。我当时看到就想,真是的,小学不就学过了吗,如果是我,我肯定会注意的,不会像他那样无礼。

后来上大学,初来乍到苏州。一次和几位同学一起去到十梓街一家面馆,进门一刹那,我看到门口“清真”两个大字,进去后,同学们各自点餐,他们都要了牛肉面,我当时想,牛肉不好吃,于是说,“我要猪肉面!”结果那位带着头巾的厨子的脸顿时紧张,发起怒来,拿在手中的大勺狠狠地敲在桌上,对我大吼一声。同学们赶紧上去,为我解围,也给我点了碗牛肉面。当时我吃得很不是滋味,心想,怎么搞的,不是以为自己很注意这方面吗?怎么会如此愚蠢。

看来我的常识麻木症不是一天两天了,于是从今天开始决定,以后再小再简单的事情也要练习,决不眼高手低。看到什么说明,一定要在脑子里想想,它究竟意味着什么?还要将它具体化,把它和日常生活中的行为联系起来,什么可以做,什么不可以做,什么行为是对的,什么行为是错的。

我想到我曾经看到过的国外的婴儿护理手册,它们用图画非常清楚地说明了哪些是正确行为,哪些是错误行为。当时我看到那些错误行为的图画后,我觉得很幽默,同时在想,天!真是太细致了,不过有谁会犯这样的错误呢?那真是面面俱到,尽管当时我觉得那些正确的行为是显而易见的,但是我现在的不禁要想,如果真要让我照顾婴儿,说不定我就会做出我当时笑话的那些错误行为。因为我往往不会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,有什么后果。这种麻木要不得!

附:照顾婴儿手册图: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再附:孕妇手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