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饥又渴又疲乏,我漫无目标,在一片金黄一望无垠的沙漠中拖着沉重的脚步。天上还有金黄的太阳,似烈火,烤得我焦裂生烟。

一个人在沙漠

一步、又一步,我终于趴下了,趴在滚烫的沙子里,整个的我,困乏疲软,对肢体的感觉,渐渐麻木,它们似乎慢慢不是我的了。不得不说,这种麻木,伴着些解脱,甚至还很舒服。

……

“喂!快醒醒!醒醒啊!”

感觉还没舒服多久,我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睛。睁眼睛的过程是漫长的,因为很费力,我现在浑身乏力。尝试了好多次,一丝光射进眼球,又疼又涩。我开始恢复了些感觉,好像正坐在一个椅子上,难道我在椅子上睡着了么?

“快醒来呀!”右边一个人猛烈地推搡我。

我睁开眼,天哪!一座大山赫然出现在眼前,正飞速撞来!

我彻底醒了,我正在直升机驾驶舱内,刚才推醒我的,是我的副驾驶。

情况十分紧急,不容多想,我拼命往上提总距杆。飞机猛然爬升,避开了山头。我刚松一口气,飞机也随我彻底松了气,失去控制,一个抛物线,加速地奔向了大地。

拉动总距杆

伴随一声轰鸣与火光,我灵魂出壳般,瞬间站在了一片火光旁,看着那一片废墟。

我赶紧跑上前去,像清理积木般,轻松地抬起毁掉的机身,翻出了我的同伴们。他们似乎不醒人事,但看上去,却又仅受了些皮外伤而已。一个、两个、三个、四个,我将他们抱到了空地上,不一会儿,他们便全醒了。毁掉的直升机

我也醒了。